龚纯诗选

[ 回复本贴 ] [ 跟从标题 ] [ 作者编辑 ][ 版主编辑 ] [ 返回论坛 ] [ 返回主帖 ]

第一编:秋天说起家乡


[黄昏雨中抵达家乡]


贴着低矮的麦地,暮鸟归林
河水向西
至穷处归入大江,大江向东,平日流淌无可诉说。

年届六十,看田畴上一望无际农作物无数次返青
归家的儿子,在暮色里
认得此处曾有二人合抱的皂角树,认得原先的紫苜蓿地三百两纹银。

跟随小舅罟鱼的洼地,现在栽种着油菜
那曾不可逾越的巨大沟壕,如今淤塞像长裤被剪成短裤
曾经追打红眼相拼的邻里,留下空空的屋台。

兄弟相见,伸出远握的双手:
你双鬓斑白,我双腮干瘪
而我们的双亲仍然健在,坐在灶间张罗饭菜。

走前走后,观看房前菜园屋后竹林
听雨声模糊,又渐次清晰:
寂静寂静,再无童年玩伴在黄昏时分,呼唤我的乳名。

躺在小时睡过的床上,父母坐床边
问起远方,和国家大事
好像我为国为民身负重伤,又好像我历尽磨难回到家乡。

雨声仿佛化开了一切郁结,活泼地在屋瓦上跳来跳去——
时光远逝,又重回来:一对贫穷的乡村夫妻,养育着一名四处跑动
天真烂漫的少年。

                    2007/2/25潜江

[秋兴一首]


把竹篾递过来递过去,父亲和我
扎着木槿篱笆。
木槿开着紫色花花,高过人头的,被齐齐剪去
放在篱笆中间,用竹竿竹篾死死扎紧。

菜园子里,种了萝卜也种了莴苣
长势还算可以。田椒还剩一点力气,开小白花
另有懒洋洋的茄苗,挂着牛卵似的茄子
深秋不懂爱情。

我和父亲,有一句没一句,说及棉梗
再隔几天就可以扯了。
又说及田里的甘蔗与苎麻,吃在嘴里穿在身上
都得流汗费劲。这个国家不知还搞不搞共产主义。

我们都蹲着,有时也站起……天高云淡
小风款款,仿佛没有我们一般。
仿佛只有母鸡顺风觅食,被秋风吹开屁股,一只家犬
好不容易在家门口遇上陌生人,开腔唱几声。

父亲和我,说及村子里三两个有名有姓的人
埋在地头里的二狗子他爹,做过土八路的。
三婶家的大凤,喝过墨水的人,伏天喝了杀虫脒药水
早先她扮过娘子军,与赤卫队。

辰光过得真快呀,转眼太阳西沉
水宝挑着一担红薯,水宝女人手挽提篮肩扛镢锄跟在后头
隔一小会儿,小凤骑自行车打着铃铛出现
叫一声孝哥哥,和时敏叔。是时天色暗下来,像一堆灰烬遮住了人间。

                     2006/10/25昆山

[枫杨树]


国家早已不允许土葬───做棺材是不可能了
还爱着一棵梦中的枫杨树做什么。
到了夏季,它浑身披挂一串串果实,早年
奶奶在世时称它们为鸭鸭
说就像我的鸡鸡可以飞一样。
长大后我知道奶奶错了,我的鸡鸡一直好好藏在裤裆里
飞不了。
现在我也老了,翅膀因缺钙硬不起来
只好如一只肥鸭
在全国各地缓慢踱步。
现在我什么也不期待了,到死时不可能睡进一具枫杨树做的好棺材
我认了
我接受了
我鸡鸡飞的那天
将安排在火葬场,任何人将不再能看见。

                                           2006/9/20成都


[心轻万事如鸿毛]


年纪来了,排比也就来了。看荷花莲叶,拜访山庙方丈主持
喝水撒尿,又去博物馆参观瓶瓶罐罐,跟画中人握手
与父老谈上上辈的贤达,下辈的风流,又述及下下辈在宗祠的喧哗
余生也晚,写的字都不是自己的了,袒腹赤足,歌笑贬弹
都不是自己了。有小癖,可称雅士
有固痈,可归入别才。频频光顾的二三客人
皆引车卖浆之徒,常常在祖国的怀抱为温饱发愁
偶有知识分子拿来一双破皮靴,和我比划着要凭此度过漫长冬天
穷乡僻壤美如画啊,但呆不住了。富贵之乡也麻烦不断啊
脚步不由快了三分四分五分
过得不快活啊,床上床下都在打仗,技艺如同广告商的一把刷子
在神州大地乱写错别字,搞得我心神不宁罗
弄得我血脉贲张
画院是不做重复建设了,老师都在使枪弄棒,独僻徯径
服装设计师何尝不是,圈点这里,又突破那儿
我的老头子也总是那么富于革命精神,在中国找不着的小村庄
紧跟国家形势,种了大豆又种高粱,养了乌龟
又养小虾
我画过几张草图放在抽屉里,父亲啊,哪天我可像财主一样
在家乡的湖泊边起几间房,一房推磨,一房拴驴,一房设琴,一房挂云雨帐
一房结蜘蛛网
我热望挖口墨池,上来一条鲤鱼精,我热爱渺无人烟的乡野
或许遇得上狐妖,吸我精气

                             2009/9/22沪东


[在蓉城想起万家宝同学]


那么大年纪了,住在医院里
战战兢兢握不稳笔
字写得不好看了,我天津的同学。

我潜江的老乡,那么年轻
十来岁登台唱戏
二十几,在他的笔下遇到繁漪。

我的青春曾经电闪雷鸣,但随白云苍狗
化为乌有。惟早年同学的数封书信
尚且留有过去时代消逝的音讯。

唉,文字还是那个文字,国家早已不是
那个国家。楚蜀两地
听人家吃吃地笑啊犹如一枝荷花,眼看着要败了而无端领受唾骂。

那么大年纪了,活着写不出字句
犹如地球这只热锅上的黑蚂蚁:
东方大亮,似有什么带着巨大阴影,悄然来临。

哦,我认出你的骨灰,我的万家宝同学
咱们俩有意无意
往遥远的家乡添了些东西。

                            2006/8/12成都


[少妇梨安]


当我穿开裆裤的时候,她是少妇
梨安。

当我嘴角长毛偷偷喜欢英语老师的时候,她是
少妇梨安。

现在想起来有许多伤感,仿佛春天的枝叶
突然弹开。

……静静地坐着,吮一下螺蛳
吸一下蚌壳,不知道往后还有没有这样的欢聚。

后来到酒吧里去,又沉默好久
最后热舞一场才离开……

我们都可以很安静,又都可以拼命地生出狂热
在两者之间寻找意义,痕迹。

以前以为生活应该在故乡以外的地方
便改变通讯地址,梨安也是。

哪知生活常常是一间又一间空屋
少妇梨安和我,有拔不完的钉子。

我们拔呀拔呀,像拖拉机在空转
无用地燃烧。

——转过2047年,我就已经老得掉光了牙齿
而梨安仍然可用一切美好的词汇,描述她没有办法的年轻。

这样说吧:少妇梨安是一个机器人
我是一具她若即若离缓慢衰老的肉身。

                                           2008/1/22上海


[在二十年代的人们中间]


早年,我一穷二白,念书念到高石碑中学
一个叫董福珍的同学,喜欢叫我的名字
带给我几本文学杂志。

我们出墙报,墙报上有女生曹雪芹的诗
我羞涩地押着韵
墙报上,也出现了我的句子。

那时候,我常旁听一些演讲,用以跟上时代步伐。
万家宝同学,在台子上粘胡子
他的戏,也快写到男女感情纠葛了,而胡须
还没长出来。

老师们,都是日后的大师。
有的腹部柔软,一款围脖度过了隆冬
有的思想进步
用语文,秘密从事着研究。

不管怎样,更多的人盼望着恋爱
摸一摸女子的胸部
但亦有侠骨嶙蹭,离黍哀郢,一眼望过
湖北一带的麦子。

而我仍是一幅青蛙的丑模样,站在操场上
茫然四顾:春天就要来了
经过五十余年的活动
不要命的忧伤,缓缓上了心头。

                                          2005/1/23上海


秋天说起家乡(四行一拍)


[与上海问路的农民兄弟谈此去的家乡]

家在安徽安庆。那一带的远山种豆箕。
沟湾水稻十月如黄金。
海子的家乡,秋风吹满了山冈
三千里外,我的爹娘,过着我所知道的越来越少的光阴。


[城市玻璃]
  
种地的农民没有饭吃,后来他背着蛇皮袋
到来城市。好心的老板让他升到空中
往下擦玻璃。
玻璃上慢慢走过故乡的白云。


[下江河]

鱼鳖鼋鼍,在下江河。
龟孙子,在下江河。
那一望无际的田野,红日烂漫
祖母秀儿泪人一般,出嫁前将那方田野一一望过。


[传说]

下江河里,有一种黑蝴蝶样的鱼叫杨婷婆婆
美丽,然不吉利。
有一种蜻蜓,常于莲花尖栖憩
我们小孩子叫它杨婷婆婆,它有什么身世,祖母叫我们不言语。


[农民家庭]

家中七兄弟姐妹,陆续长大成人,来到广阔天地
高音喇叭说,改革的春风吹遍了我们的田野。
一顶麦秸草帽,一件的确凉上装
背诵木兰词的姐姐,含泪回到种地的父母身旁。


[鸡栖于埘,日之夕矣,羊牛下来]

可能是春天草木葳蕤,山清水秀,春愁遮住了边寨
可能是秋季草木寥落,感觉出山高皇帝远。
可能是鸡鸣于野,苍生有眼
可能是鹿死谁手,追逐人世尚不得知。


[菊花]

生于一九六八,死于二零四七。一百个秋天不足
七十春秋有余。
于小院备薄酒,杀花公鸡
一干人等念起他的诗句,歔欷不已。


[曾经的打工仔曾东升]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那个被搅拌机
搅去一条腿的东升,从深圳回到曾岭村。
独立人间的日子,草木含秋
房屋颓圮,心间有话有如一口铁锅煮着几颗红薯,与玉米。


[国庆节]

放假回家的儿郎,见到爹娘。姊妹归宁
叫一叫胡子一把的兄长。
为国家征战的英雄,瘸着腿归还故乡,种黄豆,种高粱
仰仗闾里乡亲抬举,后半生喝进雄黄酒大约三百三十斤。


[在哪儿找家乡]

一想起家乡,我就犯愁:我的那个家乡回不去了。
我像个骗子一样,跟人说起我家乡的美丽。
河水洋洋,北流活活
我跟人说起一个骗子骑电驴西去,湮没于一片晚霞当中。

(*语出赵禹圭〖蟾宫曲○题金山寺〗:长江浩浩西来,水面云山,山上楼台,山水相辉,楼台相映,天与安排。诗句就云山动色,酒杯倾天地忘怀。醉眼睁开,遥望蓬莱,一半烟遮,一半云埋。)


                                             2005/10/2上海


第二编:夏日遥远


[首先说说蓝天白云]


人死了,埋于地下。人活着
抬头望:蓝天白云
仿佛自己的骨头无斤两,世上的事
都不是我干的

                                2005/5/2上海

[人世间的父子]


民国三十七年暮春,祖父母相继生病。蚊虫在他们的脸上叮来绕去
大概八个铜钿可医,但空着双手获一帘草席埋入土里。
人民共和国某年孟夏,三松用板车从乡镇医院拖回尚有一口气的父亲
阳光强烈,白布早早蒙住了难以瞑目的眼睛。

                                 2006/7/2上海

[国 家]


我好象是一个国家。国家天气不好,深夜里弄翻了被子
天空像床破棉絮。解放军扶着枪,坐在雨中写日记:
一辆坦克陷于月光之中。今夜我不是美国
西班牙,而是夜色中的伊拉克

                            2003/8/3

[西出阳关]


西出阳关,我感到我们国家的荒凉
祖国江山不再是一位诗人说的,一半大腿
一半萝卜。那腾起的沙尘,像俩人完事后感觉到的
身子轻了许多。

                             2006/7/2上海


夏日遥远(四行一拍)


[1]

一群又一群麻雀,飞向房屋、老树
和田野。一模一样的夏天,打弹弓,凫水
偷偷拉扯女同学。
姐姐按住我,在剃头挑子上剃了一个光头,而光头像个小南瓜。


[2]

桤木高大,枝桠翻越重重屋顶。湖泊泛光,岸边住着去年暑假时
见过的荷花,和她开机滚船的父亲。
有时天空乌黑一团,到傍晚,夕光猛然出现,歪歪斜斜拖在地上
好像我长大了可以满怀忧伤去见某人一样。


[3]

原先在五月的麦地挖半夏,后来转到六月的柳树林。七月天空一时暗
一时明,有这种对比:知了配合着大面积的闲云,判断树阴辽阔高低。
野韮菜、狗尾巴、朱蒡、苍耳
或沾雨水,或摇曳站立,它们开花仿佛没有意义。


[4]

清晨,大路上堆着几坨新鲜的牛粪。晌午,晒床上,鸡公跳将上来
拉下一堆屎。黄蜂在丝瓜花前晃呀一晃,亮明身份
又突然消失。池塘里住满长过一夜的蜻蜓,水葫芦
小风吹,心房颤动。


[5]

每个乡下人,都有一个自己的月亮。月亮变来变去
是自己的泪水是自己擦干净。
不知道未来的模样,不知道与谁发生关系。洗脸到洗生殖器
到洗脚板心,每一处都实在,不忘我,像民族主义。


[6]

天热,拖拉机突突响。放在门板上的洪家发有味了
乡亲们急急忙忙把他变成
一坛无味的骨灰。天空灰蒙蒙的,没有一片叶子翻动。
接着是暴雨,尔后是泥泞,想起来他已勿需下地。


[7]

雨后一切都是亲戚,蝉噪,鸟鸣
夜里青蛙叫喊。
总有几个日子睡得不踏实翻来覆去:梦中得了宝贝
老天像口大锅,蓝得忘乎所以。


[8]

南瓜花开了一天,黄昏慢慢失去知觉。小河水流得急
桥下的漩涡,显得婆婆妈妈。
砍树林平水塘,架电线开拖拉机,广播歌曲催人奋进
来到今日的楼上楼下——记忆有些霉斑,时间在生病。


[9]

搬张竹床在树下午睡,醒来太阳西斜,好像
已经过了一千年。
我们的楚国无踪无影……夕光中,一颗黑蜘蛛开始忙碌
落日壮丽,讲究,几次试图将它染红。


                                      2009/7/8沪边穷巷



第三编:妖精的游乐场



[是否看到一些灯火]
  

假如我尸骨未寒,躺在床上,半晌以后
将被放入黑暗。那悬着巨卵的雄鹿从空中飞过
一头黄金母狮子呆坐在橱窗中
你从火星上返回,迎面扑来一股人间的热浪



[一只乌龟的生活与爬行]
  

一只乌龟的故乡,在湖北。一只乌龟的故乡
在湖南。
一只乌龟的故乡,在山东,一只乌龟的故乡
在山西。一只乌龟成了你们的笑柄

 

[妖精的游乐场]
  

几个珠圆玉润的女孩子。和N个
女流氓。她们带来了猪八戒,赶走了孙猴子
留下了唐僧。她们把白龙马的屁股
打得红红的,她们拉扯欺负老实人沙和尚
  

  
[小花的时间碎罅]
 

小花停下来,作个记号:这是小花走过的地方
这是小树,花花草草。如有必要
还必须找到墙角跟,和一个男人
另外一个女人。
  
                             2004/8/25上海

[下雨]
  

为了爱情,鲤鱼精现身在池塘里
为了天下的老百姓,在阳光中下雨
为你新种的玉米下点雨。为你在雨中奔跑下场雨
我没有什么想法,想说开去

                                2004/6/3

[青年时代写下的诗]


猪圈里,脚猪趟着尿水走来走去
我靠着躺椅
读青年时代写下的诗

年轻时的友人,多数我已记不清他们的面庞
那是一个燥热的下午,脚猪一跃而出
摇晃着巨卵,游荡在街上

                                     2006/4/16上海

[说个故事]


旅途寂寞,一个人进入村店,在茶庄喝茶
又于凉亭打尖。
日暮行至酒肆无人陪他闹酒,杀鸡给猴看。只见一串红灯笼
突然升向空中……什么事也没有,酒保也不知死哪去了。

                                     2005/11/5上海

[进山] 


一只乌龟进入荒芜的高山。一只老虎
甩着长尾巴。它甩尾巴
不是给你看的。我牵着一条狗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进山转悠

                                     2004/8/5上海

本贴由作者于2009-11-6 9:30:49修改过

本贴由四分卫于2009-11-6 9:14:24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本贴标题:【龚纯诗选】

本贴跟从标题:

[ 查IP地址 ][ 关闭本窗口 ] [ 刷新 ] [ 浏览2754次 ]

快 速 回 复

用户名: 第一次发言自动注册,请您牢记密码 [帮助手册]
密码: 发言表情 作品性质
验证码: 为防止广告群发,设置了验证码,必填
标题:
内容:
音乐MIDI: 图片URL:
链接名称: 链接URL:
邮件地址: 声明:发言请遵守 中国法律

(C) 2001-2009 硬骸堂中文网 版权所有
沈鱼作坊 设计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