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谋

[ 回复本贴 ] [ 跟从标题 ] [ 作者编辑 ][ 版主编辑 ] [ 返回论坛 ] [ 返回主帖 ]

阴谋

马力的阴谋
当马力说要借用我的诗歌写篇文章去骗点稿费喝酒的时候,我怀着助人为乐的心情,秉承一贯爽快的性格毫不犹豫答应了他,并且花费我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找出5首“代表作”。——那么现在,他的稿费在哪里,他喝酒了吗?

左后卫的阴谋
我总是大度的,正如所有认识我的人所评价的那样。但当马力将隐藏了作者的颁奖词拿出之后,我在其中看到了左后卫。这个号称不喝酒只喝茶、不用文字而用方格写诗的家伙谈起了石油和粉条——我猜他本来是想露出笑容的,但大家都知道,这段日子寒潮已经降临中原大地。

硬骸的阴谋
请看标题:硬骸中文网把“2008年度硬骸最佳诗人”授予湖北诗人黄沙子。请注意其中的“把”字,按照体面的原则,它应该是:硬骸中文网将“2008年度硬骸最佳诗人”授予湖北诗人黄沙子。毫无疑问,这个“把”字将硬骸的土匪或者螃蟹风格暴露无遗。我已经无意追究自己当初是出于何种原因来到这个满是骨头的地方,一个崇拜肥肉的黄沙子终于堕落到调情、撒泼、发疯、自慰自大、自怨自怜、自生自灭的2008年,硬骸功不可没。

骸客的阴谋
沈鱼所谓的在一千朵花中找到自己的一朵纯属谎言,这个花丛老手搭起硬骸这个花棚招蜂引蝶,自己却赤身裸体躲在花都旁观冷笑。四分卫吃着皇粮,却干着写诗卖文这种偷鸡摸狗的勾当。马力?自从国际金融危机后,我们还会相信他这只只会冒充公鸡咯咯叫而不下蛋的母鸡吗?相反我们有理由坚信目前经济形势恶化的隐患正是自他得到首届硬骸诗歌奖而始。左后卫,从你戒酒的那一天起,你就只能拿鹿皮靴子当杯子喝茶。还有冰马,我提到你只是因为你也曾经是黄石人,我不知道你除了把半夜聆听到洗衣机滚动的声音当流行歌曲外,还能做什么。还有穿绣花裤子的阿固,你真让我们恶心,它抵消了你所有对爱情的令人称赞的歌颂。还有那个宁波的教书匠啊呜,亲爱的语文老师,你会因为偏离了国家教育的方向而入狱。还有那只不肯冬眠的青蛙,助纣为虐的小梳子。那个结婚后还梦想偷偷牵着父亲的手不放的小箭。那个一上酒桌就躲在老婆裙下的弥赛亚。还有那些平时潜伏、有事围观的池沫树、迷篱、张尹、陈让、蓝尘们——我要蔑视你们统统:你们这些没有了诗歌就什么都不是、没有了硬骸就绝不会知道你们的阴谋家们!
但我不愿如此评论那些可爱的女骸客。虽然她们同样具备貌美如花、心比蛇蝎的质素,是的,请原谅我一贯的中肯。当众多银行家和房产商面临破产,钢铁和有色金属严重贬值,五大发电集团狂亏270亿,数十万民工无所事事,伊能静和倪震婚变,没有人再愿意听那些吞吞吐吐的解释和许诺时,为什么你们还要对诗歌心有所向?在我们已经被2008年一个接一个的新闻震倒在地的时候,你们为什么还要接受并欢悦硬骸这个小团伙(四分卫称之为小众)所颁发的诗歌奖?尤其是给了一个已经两年基本没写诗又粗鄙而故作清高的家伙!如果说你们仅仅是被头上那顶写着“诗意地栖息”的仿版帽子所打动,那实在是难以令人相信这不是“心比蛇蝎”的良好体现。换句话说,你们希望有一个无伤大雅的活动来挽救你们对现实的绝望,你们更希望有一个人来充当公共洗手间门口的指路牌。虽然没有你们,硬骸和诗歌就失去了存在的大部分意义。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的。

黄沙子的阴谋
我已经一个人喝完了2007年的酒,2008年的酒也快喝完了——一楼楼梯下的书柜里还有整整一排伊犁河特曲,52度。这都是前年我妹夫从新疆搞回来的,还有9箱。我住的地方叫花湖。对我而言,一棵老白杨是花湖所有树种中最伟大的,因为它在年轻时,曾经为耕牛提供遮阴,而且戴着一个由鸽子构成的光环。我喜欢老白杨在冬天脱光了树叶后孤单的样子,它满身的疤痕在十二月的北风中,那样温暖地发着光。王朝垮掉了,诗歌没有了,忙碌了一天后我想回到家中,想在桌上发现一盘冻成凝脂、微微泛白的带皮肥肉,旁边也许还有一瓶老抽,一瓶辣椒酱。我从书柜里取出一瓶酒——书柜的其他几格也许放的都是诗集,也许——这种感觉类似于从那些毛茸茸的草丛中溜出一条蛇。

感谢硬骸,今天我还不算臃肿,并以此为荣。

2008年12月11日

本贴由黄疯于2008-12-11 13:06:37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本贴标题:【阴谋】

本贴跟从标题:

[ 查IP地址 ][ 关闭本窗口 ] [ 刷新 ] [ 浏览5059次 ]

快 速 回 复

用户名: 第一次发言自动注册,请您牢记密码 [帮助手册]
密码: 发言表情 作品性质
验证码: 为防止广告群发,设置了验证码,必填
标题:
内容:
音乐MIDI: 图片URL:
链接名称: 链接URL:
邮件地址: 声明:发言请遵守 中国法律

(C) 2001-2009 硬骸堂中文网 版权所有
沈鱼作坊 设计制作